病中感懷母恩

病中感懷母恩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文 / 林潔美 牧師

這些天來,感冒加上嚴重中暑,額頭發燒,喉嚨疼痛,再加上全身筋骨酸痛,整個人昏昏沉沉的,四肢無力。陪伴在我身旁的,是快七個月的女兒佳音。襁褓中的佳音似乎懂得母親身體不適,這幾天顯得特別安靜乖巧,一雙圓圓亮亮的大眼睛善解人意似地凝視著我,不時用圓胖的小手碰觸我的臉。瞧著女兒粉妝玉琢可愛的小臉,眼淚不自覺地掉了下來。回想以往生病時,在旁呵護照料的都是母親,而今,母親已經榮歸天家了。

我自小頑劣好動,小學二年級,有一次和鄰居孩童玩捉迷藏,躲進隔壁的冰工廠的樓上。一心一意要躲得隱密,好叫當鬼的那人找不到,就又往上爬,爬到一半,眼見下面的同伴一個一個被逮著,耳聽高喊「放牛吃草了!」的聲音,心中一樂,正慶幸自己的聰明,躲在這麼高的地方,人家看不到,卻不料手一滑,整個人就像斷翅的鳥般,直往下栽;醒來時已經在醫院裡急救了。醫生一直問:「會不會想吐?」我搖搖頭,傷口痛得讓我講不出話來,只得閉起眼睛。忽然聽見母親的哭聲,睜眼一看,母親慌亂焦慮的神色立在眼前。

  

原來母親聽到我從冰工廠的二樓跌下來,顧不得做生意,一路哭到醫院。母親傷痛的眼淚讓我覺得很愧疚,勉強向母親笑一笑說:「我沒事啊!」見我醒來,還笑得出來,母親這才擦乾眼淚,轉憂為喜的怒罵道:「頭都破了一個大洞,妳還笑得出來?!」

高中時的一個暑假,幫父親送飯盒,好逞強地向鄰居借來一輛高大的腳踏車,戰戰兢兢的騎上去,心慌意亂的開上路,一路上,謹慎小心,唯恐一不小心會摔倒。偏偏越怕越糟,騎到一半,果真煞車不當就栽了。這一摔,正摔傷了腳骨膜,痛得我幾乎爬不起來。正好被同教會的青年看到,送我回家。母親又痛又急,氣我怎麼不小心?就趕著帶我去看骨科。

將近一個月的時間,走起路來就像鴨子一樣,一跛一跛的。母親見我行動不便,屢次要背我回家,一兩次後覺得很不好意思。想到母親瘦小的身軀,已經背負了一家子沉重的生活重擔,何忍再讓她背負我這麼大的人呢?然而母親似乎不以我為重擔,反倒任勞任怨的帶我去療傷。

要進神學院讀書前,也有一次如同這幾天的病狀一樣,頭痛發燒,渾身發燙。家人勉強我喝了一瓶成藥之後,反倒流鼻血,流得枕頭被單上一大灘鮮紅的血。母親趕回來,嚇白了臉,馬上帶我搭計程車去醫院吊點滴。整整兩個小時,母親怕我無聊,還不時講些趣聞笑話給我聽。

 

我是個很不懂得感恩惜福的人,母親在世時,從來不覺得母親的寶貴重要。現在,母親已經離開我了。雖然,我從未覺得她已不在了,然而,生病了,就是再也沒有母親憐惜疼愛的照顧了;回到家,再也吃不到母親巧藝的拿手菜;也沒有人在耳邊聒噪念著。只見桌上擺著母親依然慈微笑的遺容,似乎依舊關懷著這個她付出畢生心血的家。

而如今,我也身為人母了。女兒佳音出生後,晨昏顛倒,早晚啼哭,直哭到四個多月。我白天忙於雙溪教會的工作,她在奶媽家倒睡得香甜安穩,晚上接回來,卻拼命的哭鬧不休。佳音個子雖小,哭聲頗洪亮有力,似撕破喉嚨的哭喊,常常哭得我肝腸寸斷,我怕孩子會沒安全感,時常把她摟抱在懷中哄著睡。有時,隔天就是主日,需要有好的精神在台上講道,而佳音依然啼哭不已。我總是抱著她向上帝禱告,祈求讓這孩子安靜好睡,一夜到天亮。很奇妙,上帝憐憫我,總是垂聽禱告,佳音果然一夜安睡到天明。



每每忙碌於教會事工,又要處理孩子吃喝拉屎大大小小的事時,心底難免繁雜不喜的滴咕著,但想到,從前母親也是這樣照顧、拉拔我們長大的,就心存感謝,不敢抱怨了。再次凝視著女兒聰敏靈巧的雙眸,我想著:這一生中母親除了勉力栽培我完成高學業之外,最寶貴的禮物就是把信仰移稙在我心中,讓我無論遇到什麼艱難困境,都能憑著信仰的力量安然渡過。而今,女兒雖還小,也當學習母親,趁早把信仰放在她的心裡。
 

〈本文發表於1992年7月26日2108期〉 

發表於2009/10/11 18:30 (3680閱讀)


隨機文章


回應

留言

姓名 (必填)
標題 (必填)
電子郵件
(不顯示)  
個人網頁  
內容 (必填) 
驗證碼
  看不清楚,換一張
留言後,留言將於24小時內顯示於網站上,請耐心等候,並勿重複留言,謝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