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女佳音的恐怖兩歲

 我女佳音的恐怖兩歲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文 / 林潔美 牧師

佳音有一雙深邃的眼神,凝視著你的時候,幽幽若有所思,兩眸深沉得令人憐愛,不解這小腦袋瓜裡到底裝些什麼煩惱?叫她笑一個,她就瞇起一雙眼,鼻頭微皺,嘴角一掀,露齒嘻笑了兩聲,眾人愣了一下,旋即被她的皮笑肉不笑逗得哄堂大笑,直呼她是「冷面小笑匠」。

雖是生長在活動空間極小的都市公寓裡,佳音卻靈活敏捷得像隻小野兔。帶她去自助餐買菜,剛把她抱放在椅子上,一道菜還未挾,她已溜到隔壁的雜貨店裡了。路口人多車多,怕她意外,趕緊再抱回來,一眨眼又溜了。如此一頓菜飯買好,來回已跑了四、五趟。

 

佳音極活潑好動,當然也喜歡唱歌跳舞。每每聽到音樂聲,自己拿起鈴鼓,立即又唱又跳的。帶她去教堂參加禮拜,看見大人唱聖詩,也有模有樣的跟著唱和。每次禱告,她都以為要謝飯了,眼睛半瞇,偷偷瞄著四週,嘴裡喃喃唸著:「爸爸吃,媽媽吃,姐姐吃,妹妹吃,給祢感謝,阿們!」最後一句「阿們!」叫得格外響亮,也不管大家是否已經阿們了!

最令人頭痛的是,她年紀雖小,膽子卻不小。剛滿一歲半時,有一次我出去買個自助餐,想就在樓下對面,不需十分鐘,門就沒上鎖。剛買好要回去,眼角突見一個小人影一閃,好似我家佳音,心想不可能吧!但還是趨前看看。這一看!立時嚇出一身冷汗,還果真是她,好傢伙!居然已經會開門,自己從四樓跑到馬路來了。差點當場把她那心臟不強的老媽嚇出心臟病來。

自從有了妹妹之後,佳音似乎更頑皮了,更倔強不馴。常常告訴她,要愛護妹妹,妹妹長大後會和她玩,會是她最好的朋友,但她還是有聽沒有懂。妹妹五個月時,坐在學步車裡,佳音冷眼瞧著,一言不語的走過去,雙手抓住學步車,迅速飛快地把學步車抬起、推倒;妹妹跌得哇哇大哭。而我和丈夫距離她只有幾步路,竟救之不及。

 

可憐的妹妹好像肉墊,稍不留意,就被佳音又踢又打,為了她屢次欺負妹妹,丈夫和我常常氣得拿起棍子,狠狠地修理她,但見她嚎啕大哭,涕泗橫流,既說不清「不敢了」,也喊不出「不要打了」。我望著剛滿二十個月的她,心下惻然,畢竟她還只是個需要憐愛的小人兒啊!

妹妹十個月時,姊妹倆已經會一起玩了。妹妹喜歡跟前跟後,爬著追姐姐,小姐姐也會教妹妹這樣那樣,結果兩個小傢伙一起皮,更是氣得我差點吐血。

有一回,哄她倆睡午覺,太累了,自己反倒先睡著。突然驚醒,一看,兩個小傢伙都不在床上,四周又靜悄悄的,直覺不妙!趕緊出房門一探,只見佳音正爬在桌子上畫圖。心底嘴裡同時讚嘆:「好乖哦!自己會畫圖呢!妹妹呢?」一言未畢,只見妹妹從椅子下鑽出來,臉上塗滿五顏六色,活像唱京劇裡的大花臉,朝我列嘴一笑。不用說,這一定是姐姐的大傑作!

 

又有一次,我在廚房裡炒菜,炒著炒,奇怪?客廳裡怎麼沒聲音?安靜的異常!悄悄探頭一看,天啊!佳音正拿著一把剪刀在幫妹妹剪頭髮,妹妹竟然乖的像隻綿羊,任她為所欲為,而佳音自己的頭髮,早已剪得七零八落了。

她的隨心所欲,任性而為,常讓我擔心受怕,有一次在濟南教會參加完主日崇拜之後,莊牧師還有服事,我就獨自背著雅音,牽著佳音,走到火車站前,要搭三重客運232回三重的住家。走到南陽路,她喊口渴要喝水,我們就到便利商店買瓶飲料,我鬆開緊握她的手,掏錢付費,回頭叫她拿飲料,這前後不到十秒,孩子已經不見了。我當場嚇呆了,慌忙問旁邊的人有否看見一個不到兩歲的短髮小孩?沒人看到!我趕緊衝出店外,穿過重重人群,一面尋找一面呼喊,在那條人潮洶湧的街道,像個瘋婆子前前後後跑三、四趟高喊著「佳音!佳音!」,絲毫不見小孩蹤影。

瘋狂尋找了半個多小時,我整顆心盪到谷底,汗水淚水糊在一起,全身因驚怕而發抖,心想著:「怎麼辦?我把孩子弄丟了!再不打電話叫莊牧師一起來找,恐怕不行了。」此時背上的妹妹哭了,我輕輕安撫,心裡開始迫切禱告:「主啊!我找不到小孩,祢幫我找!」定下心神,先找個電話筒。正在那條人潮熙來攮往的街找電話筒時,赫然在一家電動玩具店發現佳音的背影,她正專心看著人打電玩。這種恐怖失蹤的戲碼,在她五歲之前,至少上演三次以上。

 
 

看著佳音,我時常回想起自己的小時候。母親五年生了我們姊妹三個,再加上一個弟弟,在無親友協助之下,很難以想像母親當年,身後背一個,雙手各牽抱一個,肚子又一個的慘狀。父親是個很典型日式大男人主義者,一個月薪水全部交給太太,其餘就沒他的事,家中大大小小、點點滴滴的事,全都是母親一手包,父親一概不理〈其實父親是個很喜歡讀書,而且只會讀書的書呆,有時母親怒極,罵他:書讀太多,頭殼都讀壞掉〉。在這樣的情況之下,如果孩子乖又聽話,就還好帶,若是出一個活潑亂跳,頑皮好動如佳音,經常在出狀況意外,那日子真是天天要「抓狂」了。

每每「抓狂」過後,冷靜下來,我的心總是驚悸於自己脾氣的暴躁,懊悔自己的沒耐心,面對孩子的吵鬧以及連連的意外驚嚇,只會用最簡單也是容易的懲罰方式,拿起棍子狠狠修理一頓。有一次,佳音又被我修理得嚎啕大哭,看著那張小臉,突然憶起許久許久之前,也是同樣一張嚎啕大哭的臉,那張臉的影像越來越清楚,就印在佳音的臉上,那就是我的臉。我一驚!棍子掉落,同樣的家庭模式,同樣的管教方式,突然明白了,家裡四個小孩,為什麼就只有我特別經常會被母親狠狠修理。我很皮,我的女兒也很皮;我忙得心煩氣燥,我母親同樣也忙得心煩氣燥;我沒耐性,我的母親同樣沒耐性。煞那間!我完全理解母親的心,打從心底強烈思念起母親。

 

陪著佳音,狠狠哭了一場,我立下決心,以後,絕不輕易動棍子,免得女兒將來不諒解我。凝視著佳音秀眉微蹙,猶帶淚珠的熟睡臉龐,我輕輕握緊她的小手,不由滿心愧疚:「這是上帝托付給我的小天使,而我竟如此……主啊!每一天,我需要祢豐富恩典,足夠的智慧、滿足的愛和信心,來帶領這兩個孩子。」坦白的說,讀了那麼多年的聖經,自己又當了多年傳道人,但是,直到當了「妻子」與「母親」的腳色之後,才稍稍領悟哥林多前書十三章「愛的真諦」的真意呢?如果不肯把自己釘死在十字架上,我們還是根本不明白,什麼是真正的『愛』!
 

〈本文發表於1994年3月出版女宣〉

發表於2009/10/18 23:08 (4880閱讀)


隨機文章


回應

回應 : 我女佳音的恐怖兩歲 回覆

太邪惡了!!我明明就很乖!!

佳音 於 2009/10/25 11:22:47 留言 個人網頁  

回應 : 我女佳音的恐怖兩歲 回覆

你還真敢說...

Y.I 於 2009/11/08 16:58:18 留言 個人網頁  

留言

姓名 (必填)
標題 (必填)
電子郵件
(不顯示)  
個人網頁  
內容 (必填) 
驗證碼
  看不清楚,換一張
留言後,留言將於24小時內顯示於網站上,請耐心等候,並勿重複留言,謝謝